拉曼动物营养
China - Chinese    [ change ]

COVID-19 Info
拉曼动物营养(Lallemand Animal Nutrition),作为全球动物营养公司,一直在密切关注疫情动态,迅速采取一系列措施,我们尽一切努力保障疫情期间对客户及合作伙伴的支持与服务。在确保员工安全健康的情况下,我们已经启动了生产应急计划。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工厂生产正在严格的安全措施下运行。后续我们将及时为您更新与疫情相关的公司动态。

新闻快讯

2020年
05月22日

热应激下的奶牛瘤胃酸中毒

2020年
05月22日

拉曼动物营养高级技术经理 – 刘辉博士,投稿于养牛公众号平台。
热应激是奶牛养殖永恒的话题,因奶牛耐寒畏热,每年热应激给奶牛养殖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包括生产性能降低,牛奶品质的下降,疾病发病率增加以及繁殖问题等。但是造成这些损失的主要源头是奶牛瘤胃健康出现了问题,今天刘辉博士剖析热应激对瘤胃健康的危害,并解读预防热应激的有效措施。

热应激对瘤胃健康的主要影响有:

  1. 瘤胃的活力的改变:即瘤胃的收缩能力蠕动频率出现下降,且这种影响通过日粮的调整或采食量的提高很难改变,这也是造成奶牛采量下降的原因之一,最终造成产奶量的下降。
  2. 奶牛体温的升高导致血流量分布的改变:因为环境温度的升高,奶牛体温随之升高,为了维持正常的体温,奶牛通过血流量的再分配来调整自身温度。首先就是提高外周器官的血液流速加强散热能力,导致胃肠道的血流量降低,消化吸收能力下降,瘤胃内挥发性脂肪酸(VFA)与乳酸蓄积,pH值降低。
  3. 呼吸频率的增加:呼吸频率增加也是散热的一种方式,但是却加大了CO2的排出量,导致血液中CO2的含量下降。呼吸频率增加,唾液流失,流入瘤胃的缓冲液减少,使奶牛对酸中毒更为敏感。这几个因素叠加起来,加速了瘤胃酸中毒的风险。
  4. 奶牛的采食行为的改变:正常情况下,奶牛采食的时间分布比较均衡,pH值波动较小。热应激环境下,奶牛在白天采食时间明显缩短,晚上或夜间凉快的时间采食次数增加,pH值波动幅度变大,同时奶牛躺卧时间变少

瘤胃酸中毒对奶牛健康的影响:

  1. 瘤胃紧密连接的破坏:消化道上皮紧密连接是抵制致病菌与毒素渗入的关键屏障,多种应激可以导致消化道上皮细胞紧密连接的破坏,热应激就是其中之一。热应激情况下导致肠道血液流速变缓,因为大量的血液涌入皮肤等外周器官,帮助机体进行热量的散发。血流量的降低与高热能够引起肠道上皮细胞紧密连接的破坏。单独的高温高热影响也可以产生氧化应激反应,破坏肠上皮细胞粘膜,打开紧密连接。一旦肠上皮细胞膜被破坏,肠道保护屏障出现漏洞,内毒素的渗透性增加,导致炎症反应。
  2. 瘤胃炎:由于奶牛瘤胃pH值降低,革兰氏阴性菌如大肠杆菌的数量增加,脂多糖(LPS)的增加与瘤胃内酸的蓄积合力造成了瘤胃壁的破坏,导致瘤胃炎症反应,并产生免疫抑制。
  3. 肝损伤或肝脓肿:瘤胃酸中毒后瘤胃粘膜被破坏,同时瘤胃上皮细胞紧密连接发生改变,导致瘤胃壁的屏障损坏,坏死杆菌或化脓隐秘杆菌以及毒素很容易进入血液中,然后通过门静脉进入肝脏,造成肝脏损伤或肝脓肿。肝脓肿极易造成奶牛死亡,且发病或死亡的奶牛伴随着鼻腔或口腔血色的泡沫。
  4. 其他代谢疾病:对于围产期奶牛而言,暑期瘤胃酸中毒还会引起一系列的代谢疾病。因为酸中毒引起的炎症反应,以及奶牛生理、环境、日粮等的改变,激发了严重的氧化应激。氧化应激、炎症反应双重影响降低了机体的免疫防御能力,增加了患病的风险,尤其是酮病、产后瘫痪、胎衣不下等。所以这也是将围产期奶牛放在防暑降温首位的原因。

控制暑期瘤胃酸中毒带来的风险,首先要预防热应激,喷淋风扇设施设备的正确安装与使用,暑期日粮的调整与精准配制,以及适合自己牧场管理的一些措施的执行等。但在日粮配制上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 淀粉的给量:在暑期因为奶牛采食量的降低,能量摄入的不足,所以一般会增加日粮浓度。但是一定要控制好淀粉的含量,高产奶牛淀粉干物质含量要低于28%。同时限制瘤胃快速降解碳水化合物的给量,如压片玉米、高湿玉米。
  • 纤维含量:为了降低瘤胃发酵产生的热增耗提高干物质采食量,暑期的日粮配方会考虑降低粗饲料的使用量,并提供消化率较高的优质粗饲料给泌乳牛。但在降低粗饲料给量的时候需要关注几个指标:干物质中酸性洗涤纤维(ADF)含量不应低于18%,中性洗涤纤维(NDF)含量不应低于28%,粗料中的NDF含量不应低于17%
  • 短纤维的使用:可以增加适口性好、消化率高的短纤维产品用量,如大豆皮,甜菜粕等。但是对于高脂DDGS,需要限制给量,以免造成瘤胃微生物毒性,抑制乳脂合成。
  • 益生菌的使用:在日粮中添加活的酵母菌来稳定瘤胃pH值,改善瘤胃酸中毒,提高纤维消化率,改善奶牛能量负平衡的状态。同时研究发现活酵母菌能够提高瘤胃上皮细胞的紧密连接,增加瘤胃壁的屏障功能,降低致病菌侵入其他组织的风险。但在选用时要关注活菌的菌株号以及其功能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Bernabucci U, Lacetera N, Ronchi B, et al. 2002. Effects of the hot season on milk protein fractions in Holstein cows. Animal Research, 51:25-33.
[2] Lambert GP, Gisolfi CV, Berg DJ, Moseley PL, Oberley LW, Kregel KC. 2002. Slected contribution: hyperthermia-induced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and the role of oxidative and nitrosative stress. Journal of Application Physiology, 92:1750-1761.
[3] Celi P, Biomarkers of oxidative stress in ruminant medicine. Immunopharmacology and Immunotoxicology, 2011, 33:233-240.
[4] Lechowski R. the influence of metabolic acidosis in new-born calves on biochemical profile of the liver. Comparative Haematology International, 1997, 7:172-176.
[5] Krehbiel C, Britton R, Harmon D, et al. The effects of ruminal acidosis on volatile acid absorption and plasma activities of pancreatic enzymes in lambs. 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 1995, 73:3111-3121.